关注公众号
随时掌握最新区块链知识

区块链入门、投资、套利增值的百科全书,从这里起飞!

站长QQ:61506546

薄荷不“凉”

ID:824 / 打印

出品 / CoinVoice(ID:coinvoice)

文/小九

九四之后,薄荷跟着老猫和团队去日本待过一段时间。不同的是,老猫说自己享受日本社会的礼节和克制,而薄荷则觉得那是个让人压抑的地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过于微妙。“那里不适合年轻人”。薄荷更喜欢热情、包容且能让自己尽情发挥的地方,所以她后来又回到国内,全身心投入到新的项目。

遍数履历,会发现薄荷始终在一条路上用尽全力向前奔跑,似乎从没有停过。而全力奔跑是因为有明确的目标,对她来说,这就是该有的样子。

进圈往事

 

薄荷在圈内是公认的“老人”——当然不是因为年龄,她如今还不到27岁。事实上,年龄在这个圈子里一向是不能作为参考标准的,你不知道面前的一群90后里,哪个在上一轮的牛市中实现了财务自由、哪个创立了盈利可观的公司。就像面前的薄荷,你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年轻可爱、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姑娘跟李笑来、吴忌寒等人一样,是国内第一批数字货币接触者甚至布道者,完整经历了市场的几轮浮沉。

薄荷从出生到大学毕业一直在家乡云南。2012年她在云南师范大学读大三,第一次在网上接触比特币的概念,大四开始陆续投资比特币,并加入了国内最早的比特币社区——和平饭店,这个社区里的人现在每一个都是大佬级。薄荷跟大家聊熟了以后开始尝试做一些工作,先是在巴比特撰写文章和翻译稿件,“当时的稿费是每篇0.1或者0.2个比特币,按照最高时的价格,这可能是翻译这行里最贵的稿费了。”薄荷笑着回忆。

研二下学期,薄荷早早写完了毕业论文开始出来实习。在巴比特继续做了三个月以后加入比特大陆,从实习生开始一直做到总裁办直接协助吴忌寒,毕业之后正式的offer里有2%的比特大陆期权。“吴忌寒是那种,对工作要求很严格同时也会考虑员工特长的领导。”直到今天薄荷跟吴忌寒还在保持着很好的联系,也会帮他做一些比特大陆之外的工作。

那时圈子很小,转来转去就那么多人。2017年3月薄荷又开始跟王希瑞做算力吧,负责云南地区的矿场,做基础端的支持。5月份,老猫找到薄荷,说要做一件“很好玩的事”,就是著名的云币网。薄荷担任1CO项目的负责人,每天筛选无数项目和白皮书,在94之前云币网一天净利润达到了500万。94之后,薄荷跟老猫去了一段时间的日本,把海外团队稳定之后,薄荷回到国内。

把区块链这个行业内几乎所有的生态都一一经历遍,当谈起哪一段经历收获最大时,薄荷笑得无比真诚:“对我来说,每一段经历对自己的要求和收获都是不同的,可能没有办法说出哪一段最大。但是可以确定得是,我遇到的人都很棒,不管是吴忌寒还是猫叔或者是我们现在的团队,我觉得我挺幸运的。”


Mixin及行业

 

今年5月薄荷加入Mixin担任COO,在公链领域开始新的起点和征程。

说公链其实也不太准确,Mixin的定位是打造一个基于所有数字资产的闪电网络,一个跨链协议。目前大多数公链有一个共同的弊端,就是链上同时承载了数字货币和它们之间的兑付,这就导致一旦交易发生风险,链上所有资产都会清零。而Mixin底层架构采用DAG技术,本身不发资产,所有Token都是基于ERC20。可以接入BTC、ETH、EOS等多种公链以及这些公链上所承载的币种,并可以实现相互间实时交易。Mixin最大的特点是,即使这条链发生风险甚至不存在了,用户的链上资产也不会出现问题。即Mixin给用户提供的是一个结算网络,能够让所有数字资产简单快速的交易,终身免费而且支持商业级应用。目前Mixin已经接入了多条知名公链,测试网注册用户过千万,总交易数量近两亿笔,主网将于2月28日上线。

跟币圈大多数女孩子不同的是,薄荷是真正对技术感兴趣的,所以在这个专业的技术团队中她工作得很开心,虽然在跟技术对接时偶尔也会很崩溃。“男女性的思维差异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程序员,有时候不太好理解。所以在区块链公司,沟通和管理其实是蛮大的问题”薄荷现在的思路和角度以及开始在向一个真正的管理者去转变。

加入Mixin以来,薄荷变得更加忙碌,每天有考虑不完的问题和做不完的事情,但她享受这个过程:“有很多人说我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但确实时时刻刻都有事情要做,有大量的知识需要学,大量的信息需要处理。”毕业不过两年,薄荷身上除了年轻女孩子特有的活泼可爱更有诸多经历里积累下的睿智和成熟。

薄荷完整经历过上一轮的周期,所以对今天的市场现状并不悲观。她认为这次行情下跌的原因与2013年有所不同,上次是因为政策原因加之大多数人并不熟悉区块链本身,因而造成了恐慌的蔓延,甚至有一些早期的老人也没能坚持下来大量抛售。而这次虽然也有政策的原因,但更多是全球经济的周期性衰退。而周期会越来越短,留给从业者进行布局的时间并不多了,下次回暖可能就在两年甚至一年之内。

“这次比上次要好得多,几年前你完全无法想象这个东西会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可,会有这么多的资金和机构入场。而且我们去各个国家都调研过,有很多知名的大公司都开始在布局区块链,比如三星在2014年之前就囤积了大量的比特币。所以这个行业是非常有希望的。”

薄荷认为这一轮的熊市是一个筛选的过程,而行业今后可能会有这样几个方向的变化“首先是POW可能会被POS代替,因为POW消耗资源巨大而且效率较低;其次从技术上看,会出现越来越多像DAG这样的记账方式,因为技术发展到最后是会趋同的,大家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的产品有更多的可拓展性;最后是生态建设越来越重要,因为一个区块链项目最核心的两个点就是技术和开发者社群,但是很多时候要实现一个真正有共识的开发者社区是很难的。”


“要成为一个企业家”

 

“有想过自己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么?有没有一个标杆?”

“要成为一个企业家,跟商人不一样的那种,比如董明珠。”

薄荷人生中最难忘的经历发生在研究生时期,当时她放弃了本科的法学专业,选择了社会学。这个专业需要经常出去做调研,云南的边境线上有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当时她们接触的是艾滋病人、毒贩子、吸毒者、性工作者还有当地最贫穷的百姓。

2014年,云南发生了超过6级的地震,当时正在一个区块链公司实习的薄荷跟几个同学一起去地震区做了一个月的志愿者,帮助当地救援人员联系公益机构、协调物资、安置受灾群众,当时洋洋访谈、BTCC、比特大陆等都有捐款。“我记得当时有一个老人家,我们给了他一箱方便面,他当时就给我们跪下了。太惨了。”时隔多年,薄荷聊起来依然止不住眼泪。从震区回来以后薄荷和几个同去的同学都经过了好长时间调整,让自己从那种情绪中走出来。

见过真正的人间灾难之后,人们往往会有两种选择,一是成为一个享乐主义者“人生苦短,意外难料”,第二种是怀有更大的热情去热爱生活和生命。对薄荷来说,这种影响更趋向于后者:“当你真的见过了生死之后,确实是会把一些事情看淡的。但是从那个时候我就决定,以后一定要回去做点什么。”说这话时,薄荷的眼里闪着同龄人中少见的坚毅的光芒。

现在的薄荷没有什么爱好,也会时时焦虑对自己不满,压力太大时就出去大吃一顿,回来继续工作。“以前经常有一个梦想去环游世界,但是当你真正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时,会发现没有太大的心思去玩,因为你知道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薄荷身上有一种独特的能力,会让接触过的每一个人都对她青眼有加,无论是读书时严厉的导师、工作以后遇到的如吴忌寒、老猫等领导甚至是偶然遇到的家乡企业家。“好像是这样诶,不过你不说我自己都没发现,或许是身上有一股傻劲儿吧,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最好。”对面的薄荷再次笑得眉眼弯弯。

其实事实是,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现阶段她希望做出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产品,一款让人一提起就会想到薄荷的代表作。在这种一往无前的状态之下,途中遇到的所有人自然都会愿意为之开路和伸出援手。


尾声

你在这个行业里这么久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为什么能一直坚持下来?”

“最早完全是基于兴趣,因为我在这个行业里能接触形形色色的人,后来开始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值得去研究和从事的方向。我之前上学时一直想去大公司,想把自己的各方面能力都锻炼得很强。但是现在我发现,进入一个萌芽阶段的行业,跟行业以及里面的人共同成长,其实远比你要去大公司需要更多的自我驱动力和热爱,也会有更多的成长。我没做过其它行业,以后也不会从这个行业里出去。”

作为早期传播者,你认为什么样的人适合这个行业?会对后来者有什么建议?”

“现在赚快钱的时期已经过去了,但是行业真正赚钱的机会还没有到来,主要看你能不能在这里待得住。很多人能力很不错,但是更重要的是心态,要对行业有长远的判断而不是过分苛求短期财富。只要走到最后,你的收益一定比中途赌博的那些人要大得多。”

©本文为CoinVoice原创内容,CoinVoice是领先的全球化区块链媒体,专注原创、深度、优质的区块链内容,致力于链接全球范围内的区块链创新者。


cache
Processed in 0.0035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