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随时掌握最新区块链知识

区块链入门、投资、套利增值的百科全书,从这里起飞!

站长QQ:61506546

从比特币奶王到闪电网络啦啦队长-Jack Dorsey

ID:932 / 打印


一个互联网大佬的名字,近日开始频繁出现在加密货币爱好者视线中。

他就是Jack Dorsey,即时社交网站Twitter和移动支付巨头Square的CEO,美国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之一,人生开挂到让人艳羡。

而这位富豪最新的玩具,是比特币。

支持闪电网络、公开宣布定投比特币、毫不吝啬赞美区块链,相比其他互联网大佬或金融大佬的摇摆扭捏,Jack Dorsey 对比特币的态度直白热情。

文 / 31QU Thor

 有语言障碍的创始人 

「闪电火炬」活动已经持续了 2 个月,风靡全球 6 大洲 43 个国家。

在闪电网络的这些助推者中,加密货币爱好者们能重复看到一个身影,他就是身兼 Twitter 和 Square 两家公司创始人的 Jack Dorsey 。

「闪电网络之于金钱,就如同互联网之于信息」,Dorsey 对闪电网络有极高的评价。

事实上,Dorsey 对比特币并不是一时兴起,他的成长轨迹和个人理念,早就为他日后成为比特币追随者埋下伏笔。

Dorsey 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和创业者,他兴趣广泛,辍过学,做过保姆,学习植物插画,甚至差点成为按摩师。

▲ Jack Dorsey 在 17 岁时绘制的作品,能看得出来画的是著名摇滚乐队歌手科特·柯本吗?

在这些复杂的经历中,有三次经历对 Dorsey 人生影响最深。

一个是编程。

Dorsey 出生在圣路易斯,这里不仅是 McDonnell Douglas 和 Southwestern Bell 的所在地,也是黑客杂志《Phrack》的根据地。浓厚的科技氛围,让 Dorsey  从小耳濡目染,并被互联网的自由和 cypherpunk 精神深深吸引。

▲ 右图是 Dorsey 年轻时的真・朋克造型

在 Dorsey 八岁时,工程师父亲给他买了一台IBM PCjr(IBM在 1984 年推出的一款面向家庭和学校市场的个人电脑)。三年后,他获得了一台 Macintosh(苹果推出的第二款图形界面计算机)。

Dorsey 家附近就是华盛顿大学,借助大学提供的计算机网络接口, Dorsey 有机会访问互联网,自学了 C 语言,并且自己编写了一个程序——一个用图形模拟警察扫描仪上车辆的动作的程序。

也是从那次开始,他的兴趣开始转向将物理世界的运作模式移植到虚拟世界中,并开始意识到了编程的力量。

第二是实践。

任何事情,只要 Dorsey 感兴趣,就会立马动手去实践。哪里有市场空白就去填补,这种宝贵的实干家品质,对于他日后的创业来说至关重要。

第三是语言障碍

Dorsey 从小性格内向,一度有语言障碍。在其他同龄人迷恋乐队和篮球的年纪,他却沉迷于倾听调度中心的广播对话不能自拔。

他发现,这些发生在求救人员与消防员、医务人员、警察之间的对话,通常只包括几个重要部分:我在哪里,这里着火了,火焰有一米多高.....

「我在哪里」「我要去哪里」「我在做什么」,无线广播的实时通讯基本上只围绕这三点展开,有语言障碍的 Dorsey 异常迷恋这种意义明确,言简意赅的语言。

而这种简洁,成为他日后的设计美学——限制能让沟通变得简洁、高效,在这个理念下,即时社交网站 Twitter 诞生了。


 Twitter: 「你现在正在做什么?

2006 年,Dorsey 启动了 Twitter,将发布的内容限制在 140 个字符之内。

Twitter 核心是把个人和世界进行交流沟通的这件事情做得极其简单 —— 只要你不断更新「What are you doing?」和「What‘s happening?」就行了。

因此  Twitter 的 slogan 一度是「你现在正在做什么」?

▲ 2006年3月21日,Dorsey 发出了第一条推文

Twitter 符合了碎片化的时代趋势,这个旨在简化人类交流和沟通的工具,迅速走红。

2013年,Twitter 以 26 美金的股价上市,公司估值 310 亿美金,拥有 5% 股份的 Dorsey 成为亿万富翁。

如今,每天有 1 亿多人在这个平台上,随时随地更新自己的日常状态,他们发布「我在做什么,我要去哪里,我的感觉如何等等」的简单信息,通过互联网向全世界所有人共享自己的生活。

但在 2008 年,Dorsey 却被 Twitter 董事会开除。开除的原因很复杂,但其中有一条是,董事会认为 Dorsey 「不务正业」。

在投资人眼中,Dorsey 不是一个合格的创业者,他会因为要去上瑜伽课而早退,在网站因访问量超标宕机的时候,还惦记着自己的时装设计爱好,甚至被调侃,「你可以选择当裁缝,或者 Twitter 的 CEO,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最后,他离开了 Twitter ,确切来说,是被董事会开除了。

PayPal 联合创始人 Peter Thiel 曾经这样调侃 Twitter ,「如果下午6点之后,用火箭炮轰炸 Twitter 办公楼,能炸死的只有清洁工」—— 在创始人 Dorsey 的带领下,员工似乎都习惯了「早退」。

离开了 Twitter,Dorsey 却没有自暴自弃,他开始了新的创业。这次他关注的领域,是移动支付。

 Square:小商家的移动支付 

在离开 Twitter 的那段时间,Dorsey 收到了朋友 Jim McKelvey 的诉苦。

Jim 是一家玻璃工艺品店的老板,因为无法接受信用卡支付,让他损失了一笔价值 2000 美金的生意。

那时候,iPhone 还没有支付功能,美国的电子支付也没有普及,虽然 90% 的美国人拥有信用卡,但是几乎没有商家能够接受用信用卡付款。

因为当时的信用卡和 POS 机业务一直被各大银行把持,对于小型商家和个体户而言,购置 POS 机设备不仅成本非常高昂,而且体验很差,同时,他们还得向银行支付高昂的手续费。

Dorsey 很快意识到,这是一块空白的支付领域——如何低成本、高效率地满足中小商户开展刷卡支付的需求?

在这个需求下,Dorsey 与朋友 Jim 开始了第二次创业,他们创立了一个针对小商家的信用卡支付产品—— Square 。

简单来讲,Square 起初是一款小巧的读卡器 Square Reader,直接插在手机的耳机插孔上,让手机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迷你移动 POS 机。

相比银行的 POS 机,Square 的优势显而易见。它身材小巧,易于操作,使用体验更加便捷。手续费也更加低廉。并且,相比于高达 900 美元的 POS 机,Square 硬件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抓住了用户需求和移动电子支付的风口,Square 成功起飞。

根据 Sensor Tower 的数据,2018 年,Square 旗下消费者应用 Cash 累计下载量达 3350 万,首次超过 PayPal 旗下的移动支付应用 Venmo 的 3290万,位居行业第一。

事实上,Square 的成功,除了抓住了时代风口,更重要的是它与众不同的设计理念。

Dorsey 年轻时曾是负债一族,这给他造成了很大困扰,「我非常痛恨这些信用卡公司」。

打从一开始,Dorsey 就避免从金融角度的去设计 Square。这个理念,从 Square 团队成员背景中就可以看出:600人的团队,只有 10 人有金融背景,只占整个团队的 1.7%。

而在 Square 产品设计上,社交属性占了很大比重,Dorsey 也将支付看作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商业对话」。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再次提到 Dorsey 的家庭背景:Dorsey 的父亲是工程师,是 Dorsey 编程兴趣的启蒙者;Dorsey 的母亲,是一家咖啡店的老板。

「作为一位咖啡馆店主的儿子,Dorsey 始终提醒自己,Square 面对的是个体摊贩和农场摊主那样的独立创业者。产品应该强调一种舒适的社区意识,而不是冷漠的企业。」Dorsey 认为,「我们希望设计人们真正需要的东西,我们很天真,但我觉得天真一种力量,而不是弱点。

这种「天真」,来源于 Dorsey 对开放民主的追求。

在互联网金融兴起前,商业交易由传统银行等金融巨头把持,他们强硬的占据统治地位,审核每一位入场玩家。

但互联网是开放的领域,如同 Twitter 将传媒民主化,Dorsey 觉得 Square 能将支付变得民主化:银行不会吃掉太多小商家的利益,小商家可以自主选择接入。

「世界上最本质的问题,其实是经济平等的问题」,Dorsey 认为。

 新玩具:比特币 

2015 年,是 Twitter 艰难的低谷期,Dorsey 重新执掌 Twitter。

像归来的乔布斯重新将苹果带入辉煌一样,回归的 Dorsey 开始推动 Twitter 的组织架构调整,让 Twitter 内部结构更加扁平化。

2017 年四季度,Twitter 首次迎来了盈利,市场开始对 Twitter 恢复信心,Twitter 股价持续上扬。

而这次,Twitter 董事会不敢再抱怨 Dorsey「不务正业」了,而 Dorsey 也同时领导 Twitter 和 Square 两家公司。

如今, Dorsey 又有了一个新玩具——比特币。

在前不久参加播客 Marty bent 采访时,Dorsey 公布了自己的比特币定投策略:每月花费一万美金用于购买比特币

算一算,如果持续定投每周一万美元的比特币,一年下来大概有 107 枚比特币,目前价值约 85 万美元。

▲ Dorsey 在 Marty bent 播客现场

这当然不是 Dorsey 第一次公开支持比特币。

从他的 Twitter 动态上,可以看到 Dorsey 是一名无比坚定的比特币支持者。

作为闪电网络的投资人,Dorsey 本人也全心全意支持闪电网络的发展,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扩大认知。

比如,他积极参了闪电火炬传递活动,并将火炬传递给了闪电网络创始人Elizabeth Stark,「闪电火炬传递活动的强大之处在于,它展示了闪电网络发送货币的速度有多快」。

2 月 21 日,Dorsey 发了一条推文,展示自己安装了闪电打赏工具 Tippin.me,并配上了 Tippin.me 的使用教程。

Tippin 是一款 Chrome 和 Firefox 扩展程序,添加后每一条推文上会增加一个提示按钮,点击按钮对推文进行比特币打赏,由于使用的是第二层闪电网络,因此交易费用只有几美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Dorsey 还在 Twitter 上炫耀了自己已成为比特币闪电网络全节点。


▲ Casa Node 是一个闪电节点硬件设备,卖 300刀

目前,旨在解决比特币扩容问题的第二层闪电网络正在迅猛崛起,根据信息监控网站 1ML.com 的统计数据,在2月份闪电网络总体容量增加了近 20%,而节点和通道数量分别增加了 19% 和 39%。

毫无疑问,作为一个拥有 4 百万 Twitter 粉丝的公众人物, Dorsey 在社交平台上的一举一动都被无限放大,他对于比特币和闪电网络的公开支持和推广,无疑会扩大比特币的影响力和普遍采用。

Dorsey 对比特币和闪电网络的热情不仅仅停留在「喊单」上。

2018年,Dorsey 参与了闪电网络的投资,成为闪电网络实验室新投资人。

而早在 2014 年,Square Market 就开始支持商家使用比特币出售商品和服务。

2017 年 11 月, Square Cash  支持比特币买卖功能。

一开始该服务仅限于少数用户。在 2018 年 8 月,公司将该服务扩展到美国 50 个州。去年 6 月,Square 收到了纽约金融服务部(NYDFS)的 BitLicense,允许其在该州提供加密货币服务。

根据 Square 公开的数据显示,2018 年连续四个季度,Cash App 出售比特币的营收呈现不断上涨的趋势。这也体现出美国散户投资者对加密货币的需求正在持续增长。

对加密货币的支持反过来又促进了 Square 的发展,短短五天内,Square 市值达到约 80 亿美元。

根据 the block 的数据,2018 年第四季度,Square 比特币出售数量增长约 70%,对比第一季度增长达 200%。比特币销售额达 1.66 亿美元,第四季度售出了 5250 万美元。2018 年 12 月,月活跃用户数为 1500 万,年增长一倍以上。


早前 Dorsey 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目前正与闪电网络的团队合作,计划在 Square 的 Cash App 中整合闪电网络。

「如果说谁有能力将闪电网络带入主流市场,那就是他了,这是毫无疑问的」,一名独立的「闪电迷」 Sergio Abril 这么评价 Dorsey。

Dorsey 说他喜欢城市,确切来说,是喜欢那个由数百万个部分随机组成的、灵活、稳定、可搜索的城市系统。

如果可以的话,他更乐意搭乘公交车去上班,因为这让他有充足的时间观察一座城市。

从沉迷于调度中心的广播对话,到创造简单直接的Twitter、低成本便捷的Square,从小心翼翼观察世界的运转模式,到参与改变世界的过程中,似乎都寄予了 Dorsey 对世界的某种期待。

这个期待,即推进世界的信息和价值的自由流动 ——Twitter 促进了全球信息的自由流动,Square则推动了金钱的流动。

然而,对于 Square 来说,金钱的自由流动还不够彻底。因为本质上,Square 仍依附于现有银行间的清算系统。

Dorsey 将这种期待,放在比特币及其底层区块链技术上 —— 区块链加密技术可以让用户之间直接实现点对点的转账交易,节省成本,效率也更高。

如今,Square已经接入了比特币,未来,如果进一步整合闪电支付、稳定币功能,那么能将数字资产的自由流动和价值交换,达到前所未有的流通范围和速度。

这不就是 Dorsey 想要的吗,世界是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而区块链技术能将其中的价值流转发挥到极致。

声明:文章转载于公众号“31QU”。


cache
Processed in 0.0036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