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随时掌握最新区块链知识

区块链入门、投资、套利增值的百科全书,从这里起飞!

站长QQ:61506546

四川丰水期“矿场过剩”,还没开机先打响了“价格战”

ID:979 / 打印

“一方面熊市影响了新矿工入场,并且之前老矿工也陆续退场;另一方面,一些老矿机譬如神马 M3 阿瓦隆 741 、蚂蚁 T9 被运至伊朗等电价成本更低廉的海外地区,目前市面上流通的矿机不足以支撑那么多机位。”她说。

“决战四川丰水期”的大军还没有落定,四川矿场就传来了机位“过剩”的消息。

每年的 4~10 月是四川的丰水期,丰水电的矿机托管价可低至每度 0.25 元左右,对比新疆、内蒙古每度 0.35 元左右的价格,四川的丰水电吸引着不少矿工。

有行业资深人士推测,在四川丰水期,有 80% 的矿场主从新疆、内蒙古前迁往四川、贵州等。Odaily星球日报了解到,大多数矿场主们在年前就开始大批拿电造厂。

矿场主们矿场建的热火朝天,却没有人料到,矿场暴增背后,是否有足够多的矿工。

天天矿业创始人柴华预计,相比去年同期,四川省今年新增了 50 万机位,但是无论矿工还是矿机都比去年少了很多。几家矿场主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如今 4 月已至,他们的矿机仍未出售。

供求关系已然失衡。另一个不利消息是,今四川丰水机位的明盘价是 0.26 元/度,但实际交易中,部分矿场主为了尽快售出机位,已经让利到了 0.22 元/度,似有“价格战”的苗头。

早在一个月之前,就有矿工在反思丰水电是否真的那么“性感”,值得矿场主疯狂追逐。现在看来,忽略了对丰水期的理性考察和评估,现实对于矿场主而言,骤然一变,十分“骨感”。

矿场普遍过剩

“四川丰水电托管的价格已经是明盘价,两毛六,在这基础上仍有议价空间。”近期,矿场主刘翔向 Odaily 星球日报透露。他所接触的几次议价谈判中,电价甚至可以谈到两毛三、两毛二,即便如此,机位还是可能卖不出去。

刘翔所说的情况,正困扰着趁四川丰水期迁过来的大多数矿场主。

3 月底,一场在成都举办的矿业资源对接会上,本该是矿工、矿机经销商和矿场主齐聚的对接会,几乎变成了矿场主的主场。

“现场全是矿场老板。”矿场主何西一脸苦笑。会上,他跟那些矿场主们只能面面相觑,颇为无奈。

天天矿业创始人柴华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预计相比去年同期,四川省今年新增了 50 万机位,但是无论矿工还是矿机都比去年少了很多。

“一方面熊市影响了新矿工入场,并且之前老矿工也陆续退场;另一方面,一些老矿机譬如神马 M3 阿瓦隆 741 、蚂蚁 T9 被运至伊朗等电价成本更低廉的海外地区,目前市面上流通的矿机不足以支撑那么多机位。”她说。

柴华透露,之所以这么多人蜂拥至四川,也跟去年情况有关。

“去年丰水期托管机位的电价在 0.35 元左右,而且机位全部售罄,导致许多矿场主豪赌新建矿场,且大多是近万机位的规模。”柴华说。

“我们总共 5 万机位,现在还有 2 万多待租。”矿业对接会上,一位矿场主说。

“四川丰水期矿场已准备就绪,还余数万机位等你来签!”最近一段时间,王骏每天出现在朋友圈,都是给自己的矿场打广告,然而,应者寥寥。

矿工群里,各个矿场也都在“喊单”。

币信 CEO 吴钢感慨:“全是矿场机位,都没有矿机的广告了。”

王骏在四川拥有 10 万机位的水电矿场,最晚在 4 月中下旬即可通电挖矿。现在机位才卖出一半(买方交了半个月电费作为保证金),另一半需要他在半个月内尽快售出。

曹圣远没有王骏那么幸运,矿场早就备好了,眼看丰水期再有一个月后到来,他还没卖出一个机位。

尽管矿场普遍过剩,Odaily星球日报了解到,目前还有很多矿场正在凉山、汶川、乐山、西昌等地抓紧工期建设中,以期在 4 月底丰水期来临前完工。

借力华强北经销商

自 2014 年开始,曹圣远就和朋友合伙挖矿(矿机托管在别人矿场中),自己也渐渐 All in 了进来。

去年底,曹圣远在朋友的介绍下接触到了位于四川的低价丰水电。在考察了一个月之后,他最终签下这 2 万千瓦的电(可布置 1.5 万个机位)。拿电后,曹圣远的矿场便开始动工,预计今年 4 月底可落成通电。

但比起建矿场,更让曹圣远挂心的是为这些机位找到“租户”。

这一个月来,曹圣远没少请圈内朋友帮忙介绍有矿机需要托管的矿工。但第一次大规模招商的曹圣远似乎遇到了困难。

曹圣远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有托管需求的矿工是有,但有 2000 台矿机以上的矿工却“很难得”。

在曹圣远的设想中,矿机量大的“租户”好管理。“只消签下 5~6 单就能租出 1.2 万个机位,剩下的机位就租给有几百台的小散户,到那时即使还有少量没租满关系也不大。”

但问题也正出在,大矿工是较为稀缺的资源。

这是为什么呢?曹圣远将原因归集为行业透明度低、信息不对称。

信息即资源,在挖矿这个尚未规范化的行业中更是如此。曹圣远指着各个矿工群中的机位招商广告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在群里发广告的矿场,很多都有问题,有可能是卖不出去(的电/机位)。好的电早被抢走了,哪还用推销。”

尽管这种推测有些片面,但也已经成了圈内人的既有认知,同时也反映了挖矿是个“熟人”生意。

曹圣远表示,自己也正在打算,如果到了下个月矿场落成还未招满,那么就要招专门的业务员来负责机位销售,这些人多是华强北的矿机经销商,他们手上握着矿工的资源。

眼下,王骏和曹圣远都无比着急,一般而言,拿下矿场后,将矿机运到四川并上架还需要 15 天时间。因此,要用丰水电挖矿的矿工这几天就得签下矿场机位。言下之意,留给矿场主和矿工之间的交易时间不多了。

“价格战”已经打响

丰水电价格战的第一枪是比特小鹿发出的。

3 月 30 日,在币印矿池主办的“丰水电对接会“上,比特小鹿创始人卢海怡宣布推出丰水期套餐,套餐中,丰水电电费低至 0.22 元。

现场阵阵哀叫。

“这我们还怎么活呀?这不是要挑起‘价格战’的节奏嘛?”刘翔感慨道,对于矿工来说,买云算力不用购置机器、没有运维、不要运输费甚至没有损耗,电价还比丰水期明盘价 0.26 元更低廉。

矿场主的利润空间主要在电费价差,其中涵盖了矿场建设、运维等电费之外的隐形成本。

“现在这一利润空间已被压缩殆尽,有些矿主甚至要赔本清售,只求个回本。“刘翔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

在此背景下,柴华判断,“今年丰水期,矿业即将迎来大洗牌。”

此外,她认为丰水期将从 4 月至 10 月,而丰水期结束后,许多矿机命运未卜。

“这可能是占矿机半壁江山的蚂蚁 S9 的最后一年了。”柴华说。


文 |  蒋倩、韦恩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cache
Processed in 0.003746 Second.